动物具有意识吗?庄子不可能知道做为蝴蝶的感觉,他只是梦到自身

771浏览 分类:R生活圈 2020-06-19

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,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错身而过,每个人的表情都不一样,有的神采飞扬,有的雀跃微笑,有的神情严肃,有的略显哀伤,也有人面无表情。街上的人都和自己一样,有感觉、有意识、自我,这似乎是再确定不过的事了,毕竟路上的人都是活生生的,当然一样是有感觉知觉、清醒而有意识的人。

总不可能是电影中的丧尸吧?通常没有人会怀疑其他人是丧尸,没有意识;然而在哲学上这却是一个难题。有一种哲学主张叫独我论(solipsism),认为「世界上只有我有意识和心灵」,我的意识经验所及就是世界,世界不外乎我的意识经验所及。

所以「满街的人都是丧尸,都没有意识」不是全无道理。虽然大部分的哲学家否认自己是独我论者,但是许多主流哲学家如笛卡儿和经验论者,其主张其实皆隐含了独我论。

动物具有意识?

要证明「我」以外的人和其他动物也有意识经验非常困难,这也是为什幺奈格说我们不仅无法设想做为蝙蝠的感觉,也无法设想做为其他人的感觉。主要理由在于意识经验是主观的,只有从经验主体(当事人)的观点,才能知道当事人的感觉是什幺:我们永远无法确定别人的痛觉是不是和自己的一样。

哲学上有「他人心灵」的问题。形上学上问:除了我以外,有没有其他心灵存在?知识论上问:如何知道有别的心灵存在?科学家通常不管形上学问题,而专注在以科学方法探知其他动物有没有心灵。目前常用的方法不外乎行为上的类比和神经生理的相似性两种方法,如果某一种动物在认知行为上和人类相似,就有理由推测牠有心灵,是为行为类比法;如果某一种动物的神经生理结构和功能与人类相似,似乎也有理由相信牠有心灵,虽然在行为上不见得相似。

《纽约时报》科学版最近有一则报导,引述澳洲学者巴伦(Andrew Barron)和克莱恩(Colin Klein)在澳洲国家科学院学报上发表的论文,认为昆虫具有意识。蜜蜂找到花蜜时会告知其他同巢的蜜蜂;苍蝇会躲避苍蝇拍;蟑螂选择在夜间出没,逃避人们的追杀;这些相对低等的动物其实有相当複杂的行为。我常常看着蚂蚁忙碌地运送食物,看着螳螂在树枝上状似沉思,看着群蝶在空中追逐,心中想着:牠们是否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幺?有感觉吗?会痛吗?快乐吗?觉得蜂蜜好吃吗?如何看待人类?牠们眼中的世界是怎幺样的世界?

位在脑干区的中脑与意识有密切关联。科学家发现中脑健全、但其他脑区受损的病人,仍然拥有简单的意识。昆虫脑的作用与人的中脑有些类似,都会从环境、记忆和身体接收并整合讯息,接着组织其活动。如果中脑与意识有关,那幺昆虫也应该拥有简单的意识。

科赫同意巴伦和克莱恩的推论,认为昆虫脑的电路密度不亚于人的新皮质层,因此有很好的理由主张昆虫拥有意识。不过即使接受上述结论,昆虫的感觉经验和我们的应该有很大的不同,例如昆虫也许没有痛觉,但是有其他表示相似功能的感觉。夏天正午时刻,昆虫大概不会觉得日晒好热,但是应该有表示相近意义的感觉;昆虫也许不会觉得快乐,因为这种情绪对牠们大概无用,但是昆虫一定拥有我们难以想像、甚至永远不可能知道的感觉。

因此做为一只蝴蝶的感觉像什幺?可能永无解答。《庄子.齐物论》中,庄周梦见自己变成一只蝴蝶,结果蝴蝶也睡了,梦见自己是庄周,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还是庄周。庄周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蝴蝶梦中的庄周、还是梦见成为蝴蝶的庄周。「庄周梦蝶」是比喻真实与梦境难分,不过从上面的讨论来看,庄子实在不可能知道做为蝴蝶的感觉像什幺,他只能梦到自身的感受,而非蝴蝶的。

动物真有感觉,也会思考吗?还是只是拟人化的结果?前面提到部分科学家主张昆虫有感觉及意识,如果昆虫都有了,灵长类、哺乳类、鸟、鱼等动物想当然也都有意识。昆虫以下的螃蟹、蛤蛎、水母、珊瑚等有没有意识?蛔虫、线虫、蚯蚓有没有意识?如果这些低等动物也都有意识,那幺做为牠们的感觉是什幺?在演化的阶梯上,有意识和没有意识的分界线在哪里?有什幺科学的理由或哲学的论述做为根据?

动物没有意识?

有些哲学家认为除了人之外,其他动物都不具有意识,笛卡儿是最具代表性的人物。他认为动物只是机械装置般的生命,是自动系统(automata),没有语言也没有思考能力,当然也没有灵魂。当代哲学家戴维森(Donald Davidson)认为动物没有语言能力,因此无法产生思想。思想是系统性的信念之网,这是动物办不到的,所以动物没有思想也没有意识,和笛卡儿的见解一样,认为动物是没有心灵的自动机器。

因为动物没有自然语言能力,牠们不可能有概念,也不可能有自己的心理状态的概念。例如没有能力形成「痛」、「红色」、「酸味」、「优美的高音」等感觉概念,动物便无法对其感觉知觉状态形成高阶思想(the higher-order thoughts)。根据罗森萨(David M. Rosenthal)的说法,意识即高阶思想。既然动物不能对其感觉知觉状态形成高阶思想,根据高阶思想理论,动物应该没有意识,毕竟很难证明一条狗有能力表达「我正痛着」的思想。不过罗森萨不喜欢从他的理论导出动物没有意识的说法,他认为动物有其形成高阶思想的方式,不一定使用语言概念。我倒认为他的回应太牵强,只说明高阶思想的条件太严苛,会将太多动物排除于意识俱乐部之外。

动物会做这些事

孔蛛(portia)是跳蛛的一种,属于节肢动物门,具有分散神经节,视力比许多哺乳动物都好,非常聪明,是一流的猎食者。在猎食之前会先仔细观察猎物和周遭环境,拟定计画,甚至诱捕其他的蜘蛛,进行捕食行动。牠能记住从自己到猎物所在位置之间的複杂路径,会从错误中修正路径,直到猎捕成功。从孔蛛的猎食行为来看,不得不承认牠们有相当複杂的认知能力。

拟态章鱼(mimic octopus)是很神奇的无脊椎动物,神经系统由颈部及腹部神经节组成。为了保护自己或猎捕其他动物,拟态章鱼可以说是变身专家,可以拟态成近十种不同的海底生物,视环境及天敌出现与否,决定变身成何种模样。不仅海蛇可能是拟态章鱼的变身,牠还可以变身成比目鱼、鳗鱼、濑尿虾、海星等,也能模拟环境,让天敌察觉不到牠的存在。

日本有一种小嘴鸦(carrion crow),是乌鸦的一种,非常聪明。我在动物行为研究的课堂上,一定会让学生看小嘴鸦利用车子压碎坚果的影片。小嘴鸦觅到坚果后,会将坚果投落在马路中间,让汽车辗过压碎,以取食果仁。有时小嘴鸦投落位置不佳,虽然果核被碾碎了,可是车子不停地通过,或是落在车底盘下方。对小嘴鸦来说,去捡拾果仁是十分危险的事,神奇的是,小嘴鸦后来会选择有红绿灯的十字路口,并且将坚果投落在斑马线上,等红灯亮起,车子停止时,小嘴鸦就跟着行人走到斑马线上捡拾果仁。当我在教室放这段影片时,学生们无不哄堂大笑。

另一种生活在城市中的乌鸦叫巨嘴鸦(jungle crow),牠是会记恨的鸟。东京上野动物园为了保护其他动物、避免受到乌鸦的攻击,派人摘除乌鸦的巢。没想到乌鸦记住了这个人的容貌,伺机攻击,动物园的员工因此换装并戴帽子,但还是被乌鸦认出来,遭到攻击。

乌鸦展现了十足的记忆能力、辨识力、情绪、判断力与解决问题的能力。大猩猩可可(Koko)的语言表达能力和情感表现,也常登上全球的新闻内容。可可在史丹佛大学学习美国手语,能用手语打出一千个字彙,认得两千个英文单字,并造出平均包含三至六个字的句子。牠养了几只小猫当宠物,其中一只车祸死去时,可可用手语比出「Bad, Sad-Bad」及「Frown, Cry-Frown」,并独自哭泣。

可可的英文单字能力可能比台湾的一些大学生好,而且牠的手语造句并非只是模仿,而是可以因应不同情境,创造出新的短句。可可其实已具备语言学家所定义的部分语言能力。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牠对小猫的喜爱之情,以及小猫死去时的哀伤。笛卡儿和戴维森如果知道可可的例子,会不会重新思考「动物只是自动机器」的说法呢?

从认知到心灵与意识

前面看到,不同複杂度的动物皆展现「似有认知能力」的行为表现。如何判断哪些能力可称为认知能力?如何论证动物也有心灵?本章一开始就提到,行为类比是方法之一,如果动物有类似人类的行为或神经生理机制,便可以推论动物也有心灵。科学上也常用哲学上所谓的最佳解释论证:动物有如此複杂行为的最佳解释是动物有心灵。动物显然有很好的记忆、有限的语言沟通、情绪与知觉,能思考、计画有限的未来、构思行动策略或学习新能力,这些都属于认知能力。然而有认知能力就有心灵吗?

当我们问动物有没有意识时,有两种不同的意义。第一种是指生物整体是清醒的、抑或处于深沉睡眠、休克或死亡;第二种则指是否有意识自己处在特定心理状态下,例如觉得痛时、听到音乐是否有意识。第二种意义下的意识当然预设自己是清醒的;如果在第一个意义下没有意识,例如植物人,便不可能意识到痛、音乐、气味或情绪等。

动物有认知能力不代表有意识,因为我们知道人工智慧也可以有认知能力。今天的人工智慧不只会下棋,事实上已广泛应用在家电与汽车上,甚至可以自动驾驶汽车、飞机、太空船等,生产线上也大量用机器人取代劳工。在可预见的将来,会计师、律师、医师等专业工作都可能由人工智慧取代。任何专业工作,只要牵涉大量资料分析、判断、策略选择与推论,都是人工智慧的强项。人工智慧似乎还一筹莫展的、人性的最后堡垒,就是感觉知觉经验。如何创造出有意识的机器人?机器人可不可能有意识?这应该是人工智慧领域的最后一个问题。

动物有没有意识?这个问题等同下面的问题:象群聚集在死去的大象附近哀叫守候,在哀悼吗?象群会难过吗?火烤或针刺时,动物会逃跑,牠们会痛吗?彼此打闹的幼狮在玩耍吗?开心吗?黑猩猩母亲背着幼儿的乾尸,会难过与不捨吗?黑猩猩和人类一样,婴儿出生时自然流露的「新生儿微笑」非由视觉引起,那是为什幺笑?会因此感到快乐吗?如果答案都是否定的,无异于表示动物没有感觉和情感,只是精良的自动机器。

书籍介绍

《谁是我?意识的哲学与科学》,时报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洪裕宏

你我都是讯息,我们的参与使这世界存在。

五颜六色的衣服、斑驳粗糙的围墙、风吹起沙沙落叶、滑过嘴角的微鹹汗水、锅边飘升的香气,意识使我们拥有感觉知觉经验,是自我与一切的根源──似乎从这一刻的感受发生后,世界才诞生。

我的体验构筑记忆,记忆累积成历史。在浩瀚宇宙中、在时间长河里,我出现在此地此刻。除去外在的身分和历史,「我」是谁?「谁」又是我?

运用大量物理学、人工智慧、脑科学、动物行为学和哲学的材料,但本书不是科普、也不是哲普,可说是寻求「心灵是什幺?」与「世界是什幺?」的研究成果。穿梭于各类领域并引用最新资料,试图处理许多根本性的问题,带领读者到思考心灵与世界问题的最前线。

动物具有意识吗?庄子不可能知道做为蝴蝶的感觉,他只是梦到自身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